08 << 2017/09 >> 10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個別記事の管理2011-05-16 (Mon)
屠蘇離開天墉城,踏上尋復活術之旅,也是一個新開始。他也萬萬想不到,除了阿翔外,竟能結交一群能與自己並肩作戰的好同伴,先是襄鈴、蘭生,再來紅玉、晴雪,所以一路上他不孤單,就算被同派追捕、被同伴發現他的煞氣,甚至要出大海,去未知之地找尋復活藥的材料,同伴總是繞在屠蘇的旁邊,並肩作戰,因為是同伴,所以不能對屠蘇視而不理。


起初,屠蘇就覺一個人比較好,自己是不詳之人,跟他一齊,只會害了同伴,而且屠蘇不會隨便接受別人,隨著日子久後,他變得非常珍惜,也開始懂得笑,懂得表露感情,關心同伴。並不是蘭生掛在咀邊說的「木頭臉」。

蘭生親手煲粥水給屠蘇,他道聲「謝謝」,嚇了蘭生一大跳;紅玉多番的提點,更視屠蘇為親人般,他全心感謝;襄玲擔心再次失去母親的屠蘇,留守家門外,他會感謝,更問襄玲有哪地方想去;晴雪阻止失控的屠蘇,不顧危險抱緊他,屠蘇感激不爾,卻提醒下次晴雪要逃走。另外,當別人說他的阿翔是肥雞的時候,屠蘇憤怒的表情,無異是最明顯!更利害的地方是,他會拔劍警告他人別再說阿翔,相反當晴雪讚賞阿翔很威風,他臉上帶紅的覺得驚訝,有點意外的高興。

屠蘇只是慣於將一切收藏於內心,什麼時候也露出冷靜而平淡的一臉。有這種習慣的他,固然很快接受了,母親復活失敗的事實,瞬間他曾想怪責少恭,甚至還想殺他,想得幾乎煞氣失控,幸好最後 打消了念頭,他知道復活之術仍是天方夜譚,如師尊所言,世上根本沒有復活之術,只有長生之法,怪責的話就是怪責自己好了,不孝子保管不了母親的遺體,逆天而行,終不得善。後來,就算知道這惡果是少恭一手造成,他無半點怨言,要怪就怪自己錯信少恭。再者,知道是母親將焚寂封印於他的體內,屠蘇沒有憎恨母親,一切已是過去,埋怨又有什麼意義?最重要的是在忘川蒿里,聽到母親對他的一番說話,對母親多了一份理解,要不是她這個決定,百里屠蘇是不存在,不可能擁有現在的同伴、美好的回憶,這一切的經歷,屠蘇已經心滿意足,他並不貪心,人在世上,總是不能十全十美。

十七年的短暫時光,卻是一生的坎坷,不論進還是退,只有一片黑暗的絕境在等待屠蘇,他沒有失去理智,更想以有限的時間,去幫助別人。最後選擇對抗少恭,阻止他的計劃,拯救蒼生,解開了劍靈的封印,讓自己魂飛魄散,永不入輪迴,百里屠蘇從此消失,一切也變得有意義。總好過等待日後被煞氣侵吞,化為惡魔,更害了許多許多的人。然而,屠蘇沒因被少恭欺騙,以復仇之心去對面少恭,不然他不會說讓少恭放走晴雪,自己便即當場自剔,還予太子長琴的魂魄,也不會直接幫助巽芳回到少恭身邊,沒有以脅持巽芳的方法,去阻止少恭。

手執焚寂,催動煞氣,將畢生所學的劍術,都發揮出來。最後,不願同伴因自己而失去生命,利用僅僅的力量,送走他們,就連晴雪想留下來,也不准許!他想晴雪替自己完全未做的事--走遍不同的地方,幫助有需要的人。

安靜地靠住晴雪,躺在應龍慳臾的背上,帶著遺憾的魂飛魄散了。

屠絕鬼氣,蘇醒人魂。
如利劍般鋒銳的少年,如琴音般清澈的靈魂。

既非韓雲溪,亦非太子長琴。
他是百里屠蘇。
再無別人。


* Category : ♤ACG_GAME♤
* Comment : (0) * Trackback : (0) |
留言: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